览潮网 览潮网 > 爆料 > 正文

《妖猫传》:一部“2D电影诗”的初心

时间:2017-12-26 14:41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作者:马涌


每年的元旦贺岁档,都少不了奇幻、魔幻大片的身影。今年的元旦档魔幻担当,就是上周刚刚上映的陈凯歌导演新作《妖猫传》。

图片 1

陈凯歌是第五代导演中的代表人物之一,华美的影像表现和汪洋恣肆的想象力是他影片的一大特色。而这次的《妖猫传》在这个方面,确实有陈凯歌一贯的特点。电影改编自日本魔幻系列小说《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为了再现书中的大唐气象,陈凯歌在襄阳花了六年修建实景“唐城”,实景拍摄的质感确实并非电脑特效能够比拟;其中光怪陆离的“幻术”,以及令人目眩的“极乐之宴”,都堪称是同档期中在视觉表现上独树一帜的。

2

电影以李白的“云想衣裳花想容”和白居易的《长恨歌》做线索。而在笔者看来,导演陈凯歌本人就有很强烈的“诗人”气质,他对影像语言的驾驭,很多时候并非出于叙事的理性,而是源于情感的诗性。单纯强烈的情感、女性的神性与牺牲,都是陈凯歌电影里反复歌咏的主题,这也使得陈凯歌的电影里经常呈现出情绪极度饱胀的表演和近似诗歌朗诵的对白,有舞台戏剧的痕迹。

作为一部戛纳金棕榈奖导演执导的商业片,《妖猫传》在电影本文上呈现出某种割裂:开头和结尾是由空海和尚和白居易主导的悬疑片,用意在于构建故事的完整性,并展现唐城的风物,或许因为篇幅上的限制,这一部分的悬疑解密过于跳跃和零碎,人物塑造也失之匆忙,缺乏丝丝入扣的代入感;中间的部分则是回忆“三十年前”唐玄宗与杨贵妃的“极乐之宴”,以及杨贵妃之死的命运悲剧。在这个充满造境、隐喻、禅思、想象力、少年意气与东方悲剧的舞台中,陈凯歌才仿佛真正回到了自己的主场,值得把玩的精妙场景频出,让最挑剔的评论家也很难在这个环节轻言否定。而影片中李白和白居易为了显示“一字不改”的决心两次掷笔,其中多少也有些“诗人陈凯歌”的自况味道。

3

观看《妖猫传》,不止一次地让我回想起2005年的《无极》,情感的逻辑几乎一脉相承。在一些观众看来,推动情节的动机或许有些单薄、人物行动轻浮夸张;而在另一类观众看来,则是不可抑制的情感爆发。这种肆意挥洒情感的“任性”或许也是陈凯歌诗人的一面,让他毁誉皆出于斯。2005年的《无极》因为胡戈《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恶搞,而被淹没在互联网消解严肃的狂欢之中。而今的《妖猫传》,虽有推理解谜部分的潦草成篇,也不乏“唐玄宗散发击鼓迎安禄山”这样于无声处听惊雷的绝妙章节,理应收获更加多元的评价。

4

而在各种评价中,有一条是我要力挺的:这部中国风魔幻商业大片拍成2D——而不是3D——实在是太爽了。

3D商业大片,肇始于2009年卡梅隆的《阿凡达》。至今犹记,那个冬天,顶着北京干冷的风,连倒数班公交来到当时看来近郊一般的电影博物馆,排队一小时购票,才得以一窥3D iMAX的真容。当时并没有想到,当年无比惊艳的3D电影,短短几年时间,竟然“泛滥”到令人避之不及、防不胜防。

因为3D电影更具噱头,加上按照市场惯例3D电影票价可以比2D电影有近三分之一的“天然溢价”,因此在技术普及之后,3D电影就成了不少电影制作者的首选。然而,要达到最佳的3D电影观看体验,需要在拍摄过程中全程使用3D摄影机,从而带来成本的提升。于是一些“聪明”的制片方,就使用2D拍摄电影,再在后期用技术手段“转制”成3D。

这种“转制3D”,首先其立体效果远远比不上3D摄影机拍摄的“原生3D”,甚至有不少影片被观众批“戴不戴眼镜一个样”“只有字幕是3D”,或者干脆只做几个镜头的3D效果,比如射向观众视角的飞刀、子弹等“3D效果明显”的场景。一时“3D飞刀”“3D子弹”成为“假3D电影”的保留曲目和影迷口中的笑柄。同时,因为3D技术的自身原因,其播放时的画面亮度明显低于2D电影,而国内一些影院的播放亮度原本就不达标,“强行3D”之后画面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严重影响观众的观影体验。

近年来,观众对于“假3D”的意见越来越大,每有国产3D电影上市,都先问“是不是3D拍摄”;每有进口3D大片,都先问“海外版本是不是3D”,一些进口大片以2D技术拍摄、在海外主要放映2D版本,引进到国内却草草转制成3D,这种“中国特供3D”让许多影迷深恶痛绝,诸如《谍影重重5》《银翼杀手2049》等都曾深陷“假3D”风波。尽管如此,在高额的利益驱动下,各种“迷之3D”依旧方兴未艾。

5

而对于《妖猫传》来说, 作为一部商业大片,《妖猫传》当然有3D化的底气,而票房凭空上涨三到五成的诱惑,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抵抗的。但《妖猫传》所试图打造的视觉奇观,是一种东方式的、诗化的视觉奇观,与“指环王”系列的西方魔幻或者“变形金刚”式的商业科幻,审美意趣上有着明显的不同,强调的并非是从屏幕中呼之欲出的立体实感,而是中国画散点透视一般的意境美。

从这个角度讲,《妖猫传》的艺术追求恰恰决定了它不应3D化,而它抵御了3D化的票房诱惑,扎扎实实地以2D方式呈现,无疑是制作者对电影艺术匠心的坚持,值得肯定;对于久困于伪3D电影者如我,也舒爽如洗眼一般。

6

诗意造境的电影风格或许源于陈凯歌艺术上的“任性”,但其未跟风3D大潮则是艺术“任性”之下的必然。这部“2D电影诗”或许注定不能取悦所有人,正如原本对电影艺术的评价标准就千差万别,但是面对商业利益不轻言跟随的艺术“初心”,理应让一些行业“聪明人”感到羞愧和警醒——这,就已经够了。(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文艺九局工作室 马涌)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郭良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