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 览潮 > 国际 > 正文

韩国7万人游行背后的就业难题

时间:2015-11-17 09:54来源:搜狐网 作者:


图片来源:搜狐网
 

青年人就业水平低

  数据显示,韩国2014年全年就业人口同比增加53.3万人,增幅为2002年以来的最高值。然而青年(15至29岁)失业率却同比上升1个百分点,达到9%。
 

  今年2月,韩国15岁至29岁人群的失业率超过11%,为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的最高水平。虽然这一比例到10月份时降至7.4%,创造2年5个月来的最低水平,但仍超过整体失业率(3.4%)一倍多。
 

  韩国青年群体的就业质量也在下降。在研究开发、咨询、工程等专门性领域,青年就业比重由2007年的34.5%跌至今年上半年的22.5%,教育、金融领域的青年就业比重也出现了超过5%的下滑。相反,在农林渔业、餐饮服务等门槛较低的行业,青年就业比重则呈上升态势。


用人单位招新不积极


  据韩媒报道,韩国30大企业集团去年的新员工雇佣增长率仅1.3%,远不及经济增长率(3.3%),甚至低于前年的雇佣增长率(1.6%)。今年下半年,韩国大企业录用大学毕业生的规模与去年相仿,而中小企业的招新规模则在同比减少。韩国就业网站今年早些时候对870家上市企业的调查显示,只有40%的企业计划录用新职员。虽然计划聘用新员工的企业比去年增加了0.6%,但聘用人数却减少了2.05万人。尤其是中小企业,今年下半年聘用新员工的规模分别下降了26%和5%。
 

  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众多年轻人不得不以“临时工”身份开启职场生涯。2014年韩国大学应届毕业生中,临时工达198万名,即10名应届生中有4人并非正式工。将临时工和正式工相加,韩国未满30岁的青年就业率也仅为亚洲金融危机时的水平。


转正难,“难于上青天”


  即使被企业招聘,也并不等于就业问题的真正解决。韩国企业职工分为正式工(有编制)和非正式工(无编制),与非正式工相比,正式工的资历更深,享受的薪资福利水平自然也更高。据2014年的一项统计,韩国正式员工平均月薪达到260万韩元,非正式员工仅有146万韩元。此外,带薪休假、年终奖、定期体检等等,也是正式员工才享有的福利。而要从非正式转为正式,无异于鲤鱼跳龙门。据2013年的调查,在120万8千名非正式员工中,最终获得“转正”的仅占15.1%,此外还有32%转为无限期合同工——处于非正式和正式之间的过渡状态,收入和福利与非正式员工相似。


  正式工的高薪资高福利,必然挤占企业面向非正式员工的人力成本空间。有分析认为,正式工和非正式员工之间的待遇差别是造成青年失业问题的最主要原因。去年11月,韩国全国各地学校约2万名非正式职工曾举行过一次罢工,主张取消与正式职员的差别,以及取消假期生活补贴和工龄津贴的上限。


  要破除韩国劳动力市场上的编制藩篱并非易事。一位大学教授表示,对正式劳动者的过度保护使得企业为青年创造就业机会的能力减半,因此应及早进行多方协作,以完善劳动市场结构。然而这样的“多方大协作”目前还仅仅停留在口头提议。

 

老人和年轻人抢“饭碗”


  除了编制门槛,还有另一大问题横亘在青年人的就业路上,那就是老龄化。延迟退休,几乎是各国应对老龄化问题的必然选择。


  韩国目前虽然没有明确规定退休年龄,但政府数据显示,劳工通常在53岁退休。然而韩国国民退休年金开始领取的年龄已经从60岁推迟到了61岁,职工如果53岁就退休,将有长达8年的“退休年金空白期”,这无疑会大大增加生活压力。所以韩国最新的劳动法案规定,从2016年起,将强制大型企业员工工作到至少60岁。随着老龄化的进一步加剧,韩国国民退休年金的领取年龄还将继续提高,从2018年起,每五年提高一岁。为了统一退休年龄和国民退休年金的领取年龄,2018年以后,韩国职工的退休年龄将逐步提高到65岁,界定是否为老人的基准年龄也将从65岁提高到70岁。


  这对年轻人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尤其是那些还没争取到转正机会的“临时工”。韩国经营者总协会社会政策组负责人指出:“如果继续延长退休年龄的话,企业不得不继续雇佣高龄员工,因此很有可能无法为青年人提供更多的岗位,造成劳动市场的两极化现象。”


  延迟退休与薪资递减同步进行,或许是一种折衷的办法。韩国延世大学一位教授指出,在员工人数超过300名的企业中,虽然延长退休年龄使得青年的就业率减少了7%,但在引进薪资递减制的企业中,青年就业率增加了24%。但薪资递减就是从现在那些正式工的口中“夺食”,这绝非易事。

 

大学生延迟毕业缓解就业压力


  与中国大学生通过考研读博来延缓就业压力不同,韩国大学生的做法是延迟毕业,这一做法甚至得到了官方的认可。韩国教育部规定,就是学分达到毕业的水准,学生也可以申请推迟毕业。目前韩国144所大学中有121所实行了缓期毕业制度。据韩国教育部统计,去年有14900名学生申请缓期毕业,比2011年增加了将近两倍。一家就业网站对全国1500多名大学生和职场人士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超过70%的大学生对延期毕业持肯定态度,其主要理由有:可以弥补就业技能的不足,延期毕业者的就业机会相对较多,企业回避应届生,等等。但无论是准时毕业还是延期毕业,大学生如果不迈出求职的第一步,简历上的“工作经验”一栏就始终是空白。


  然而学校方面并不太支持学生的延迟毕业,因为“留级”人数太多的话,不利于大学的评估。或许基于这一考虑,允许缓期毕业的121所大学中有75所都强制学生听课,而听课就需要交学费;还有21所大学规定,如果缓期毕业,即使不听课也要交学费。对那些逃避就业压力的“留级生”而言,这种处境就好比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大学生就业难的现状,也在逐步冷却韩国人读大学的热情。在这个历来重视教育和学历的国家,多数学生把上大学作为首选出路,在2008年,77%的高中毕业生进入大学深造,这一比例到今年已降至70.8%。韩国民众这一次“反失业”的大游行,正是在高考(11月12日)刚刚结束的当口,或许并非巧合。


青年就业问题不容忽视


  大批青年无法就业,无法通过业务获取新技术、新知识,也就降低了国家的后备人力储蓄。而青年人的收入得不到提升,面对高房价和过高的结婚费用,组建家庭和生儿育女就更无从谈起。韩国网友戏称其年轻一代是把恋爱、结婚、生育统统抛弃的“三抛一代”。这无疑将进一步加剧老龄化,形成恶性循环。无论哪一方面,对于整个国民经济而言都不是好事。


  尽管韩国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为年轻人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以及对企业进行资金扶持,让它们给临时工转正并上调工资,但这些显然还远远不够。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郭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
精华推荐
猜你喜欢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