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网 览潮网 > 国际 > 正文

智观天下:下一站非洲

时间:2017-07-14 15:13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作者:


7月13日,一张非洲游客在北京中暑的照片在网上热传,引来各种调侃。因为在一般人印象中,非洲人是世界上最耐热的人群。事实果真如此吗?你想象中的非洲是什么样的?

1

在天安门广场中暑的非洲游客(图片来自网络)

近日,在北大博雅讲坛上,北京大学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教授,非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塞勒斯汀·孟加博士以及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申晓方、王燕两位资深研究员,围绕“下一站非洲”议题展开讨论。今天,小智就带你走近真实的非洲,解密新全球化背景下,非洲的挑战和机遇。

多元非洲:落后与希望并存

提到非洲,不得不正视它的贫穷落后。林毅夫说,非洲是目前世界上最贫穷的大陆。根据世界银行2015年公布的数字,非洲11亿人口中,43%的人生活在每天1.25美元的最低贫困线之下。

中国有句老话,“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在难以摆脱的贫困面前,很多非洲年轻人冒着生命危险,用最原始的方式跨越地中海,到欧洲甚至北美去寻求更好的生活。不过,即使能够到达,要融入一个新的国家、新的社会,也并非易事。非洲的贫困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不仅非洲人民难以实现现代化梦想,还可能增加非洲大陆,甚至国际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2

坐船跨海的非洲难民(孟加博士 供图)

然而,在这片相对落后的土地上,也并非没有亮色。根据孟加博士提供的信息,媒介镜像中的非洲与真实的非洲存在距离。媒体建构的非洲形象,充斥着饥饿、贫困、暴力和冲突。事实上,除此之外,非洲还有它鲜为人知的另一面。有很多非洲孩子,虽然身处恶劣环境,却拥有非常强烈的学习欲望,这正是非洲的希望所在。在埃塞俄比亚,已经有一批现代化工业园区建立起来,非洲工人们也乐于学习新技术。

孟加提供的数据显示,非洲的经济效率在过去几年里一直稳定增长。虽然现在包括石油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尤其是在过去的两年中,对非洲经济造成了一些挑战。但如果回顾过去十五年的整体状况,会发现绝大多数情况下,非洲经济增长都是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非洲的人均GDP也是在不断增长的,在过去二十年里,从人均300美元增长到2000美元。

申晓方也表示,卢旺达给了他很大的惊喜。这个发展起点较低的非洲国家,社会管理井井有条,城市街道整洁有序。孩子们上学人手一台电脑。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会议,卢旺达参会者从不迟到,这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想象。

遗憾的是,很少有国际媒体把这些积极态势报道出来。孟加认为,媒体应该更多地关注非洲的光明面。

在孟加看来,很多人对非洲国家不加区别地看待。而实际上,多元是非洲的一大特点。非洲大陆由55个国家组成,而不是一个单一的整体。它广博富饶,多姿多彩。这片多样化的大陆,充满了可能性。因此,人们有理由对非洲的未来感到乐观。 

3

多元广博的非洲大陆(孟加博士 供图)

对症下药:思路决定出路

 关于非洲为什么贫穷的问题,林毅夫说,非洲国家的人不会比其他国家的人笨,非洲国家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人也不会比其他地方的人少。贫穷的症结并非人民不努力、政府不作为,而在于发展思路的局限。俗话说,“思路决定出路”。

非洲国家政治上早已摆脱殖民统治,但思想理念上还完全照搬西方,把发达国家作为绝对参照系。

从历史经验来看,无论是20世纪40年代强调以政府干预克服市场失灵,建立现代化大产业的结构主义,还是上世纪70至80年代主张还权于市场,建立完善现代化市场体系的新自由主义,都难以有效指导非洲的发展实践。虽然在理论上具备了足够的科学性,但按照二者逻辑亦步亦趋推进的非洲经济,却没有得出与西方国家相同的结果。甚至在许多非洲国家出现了去工业化现象,反而造成经济停滞和差距拉大。

与非洲国家经验相反的是,二战结束后,在全球200多个发展经济体中,以亚洲“四小龙”为代表的少数几个经济体获得了成功,从中低收入稳步进入高收入行列。改革开放创造的中国经验,使中国大陆很可能在2025年成为继韩国和中国台湾之后,第三个从低收入进入高收入行列的经济体。

为什么理论分析上的“错误政策”,能够推导出积极的实践结果?林毅夫总结出这些少数成功经济体的共同特性。

第一,以自我而不是发达国家为参照系,探寻符合本国特点的发展道路,这也是正确发展思路的核心所在。政策的出发点,从弥补自身劣势、以追赶发达国家优势,转变为发掘自身优势、并集中力量做大做强。

孟加和林毅夫分别列举的两个非洲岛国的实例,恰好印证了参照系的重要性。孟加举了布隆迪的例子,这个非洲岛国在发展模式上,试图照搬瑞士经验,结果以失败告终。林毅夫以毛里求斯为例,体现了另一种发展思路。1960年,英国经济学家詹姆斯·爱德华·米德,在前往毛里求斯调研之后,认为毛里求斯是一个一点希望都没有的国家。因为这个孤悬于印度洋、当时只有50万人口的非洲小岛国,远离欧洲和美国市场,经济规模极小,产业结构单一,外加强大的政府干预,完全不具备经济学理论上的成功要素。但是,在探索符合自身规律的发展道路中,毛里求斯今天的人均GDP已超过1万美元。

第二,渐进务实,以点带面。在转型过程中,不能将旧的体系全部推倒。而应尝试先在一个点上先取得成功,然后再由点及面,以星星之火点燃燎原之势。创造一些企业和地区的成功案例,不仅能够带动其他企业,还能增加民众对国家的整体信心。

第三,先从劳动密集型等低附加值产业开始,在向现代化制造业的转移过程中,逐步实现产业升级。当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工业国家准备进入资本更密集的产业时,就会把劳动力密集型、附加价值较低的产业市场让出来。成功的发展中经济体都善于抓住发达国家在产业结构升级中让出的劳动密集型加工业空间,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在此基础上,利用发展中国家的后发优势,持续推进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

孟加认为,在实现经济增长前,非洲国家应列出改革清单,以明确发展思路。他介绍了非洲开发银行制定的发展战略框架,其中涉及能源电力供应、农业转型、工业化、区域生产多样化、民生建设等五大重点发展领域,为非洲国家制定改革路径提供参考。

4

非洲开发银行指定的发展战略框架(孟加博士 供图)

中非合作:抓住非洲发展的窗口机遇期

“今天,非洲国家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期。”林毅夫说。他认为,这种机遇来源于多方面因素的综合作用。一是以中国为代表的一批中等收入国家,在向技术、资本密集型产业升级的过程中,劳动密集型产业必然要转移出去,这一让出的产业空间为非洲国家进入现代制造业提供了机遇。二是2015年中非合作论坛上,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非战略合作,其中包含了帮助非洲国家实现工业化、农业现代化,以及完善基础设施等十项举措。三是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抓手,推动亚欧非国家基础设施和市场的互联互通。

王燕认为,虽然很多非洲国家接受了发达国家以及周边发展银行的援助,但这些援助的有效性并不稳定。反观中国在南南发展方面的援助,始终强调双赢。在援助非洲发展方面,中国具有三大比较优势:其一,在建设基础设施方面的比较优势;其二,在制造业方面的比较优势;其三,中国还有愿意长期投资于实业的耐心资本,2016年,中国的对外直接投入达1830亿美元。这些是中非合作实现双赢的保障。

总的来看,中非合作发展的重点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基础设施建设合作。林毅夫认为,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硬的基础设施和软的制度安排必须及时跟进,这是现代经济增长的本质。孟加也强调了基础设施建设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保障作用。他认为,无论是今天的亚洲还是非洲,基础设施建设都明显不足。而从中非战略合作和“一带一路”倡议来看,基础设施建设都是核心内容之一。

二是制造业合作。林毅夫指出,对于非洲企业而言,除基础设施外,营商环境和国际买家信心也至关重要。在这方面,非洲国家可以通过建设工业园,提供一站式服务,面向中国企业招商引资,吸引中国企业带去资本、技术和国际渠道,进而优化营商环境,形成产业集群。中国东莞最大的女鞋生产企业在赴埃塞俄比亚考察后,2012年1月就开通两条生产线,雇佣600人。同年5月使皮革成为埃塞俄比亚最大的出口产业。到2012年底,雇佣人数达2000人,使埃塞俄比亚的皮革出口量翻了一番还多。更重要的是,这家企业成功以后,形成了星火燎原的态势。埃塞俄比亚从基础设施和营商环境欠佳的内陆国家,转变为非洲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同样成功的故事也在卢旺达上演。

5

埃塞俄比亚的工业园区(孟加博士 供图)

如孟加所言,发展不仅仅是物质问题,还包括知识的分享。除了提供物质上的援助,中国还可以向非洲分享更多关于发展的中国经验和中国智慧。(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智观天下工作室出品 荣羿整理)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郭良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