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网 览潮网 > 访谈 > 正文

林毅夫:产业政策怎么选,是个关键问题

时间:2017-12-06 16:29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作者:刘烨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产业体系的建立,离不开有为政府的产业政策。就这个问题,小智专门采访了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先生,请他跟大家聊聊产业政策的分类、实施以及中国的产业政策对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影响。

产业政策要成功必须针对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许多人反对产业政策,认为政府不可能选对产业。林毅夫基于他创立的新结构经济学,根据一个经济体中现有产业和世界技术前沿产业的差距以及技术创新的特性,将经济体中的产业分成五种。第一种是仍处在追赶阶段的产业;第二种是已经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的产业;第三种是转进型产业,即“过去中国是领先的,由于比较优势的变化而发生了改变”;第四种是变道超车型产业;第五种是国防安全与新兴的战略型产业。

每种产业都应有符合其规律的产业政策,用好这些政策,可以使这种产业焕发生机,保持长久生命力。必须指出的是,在这五种类型的产业中,前四种是企业家自发选择产业,政府的作用在于帮助企业家克服外部性和软硬基础设施完善过程中必然存在的市场失灵。第五种产业,需要政府主导,在发达国家也同样是这样。

WechatIMG1249

林毅夫(刘烨 摄)

追赶型产业政策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成功的追赶国家的产业政策,基本都以其他要素禀赋结构类似、人均收入稍高、发展快速国家的成熟可贸易产业为学习样板。比如,在16、17世纪,英国以荷兰的毛纺产业为样本,当时英国的人均GDP是荷兰的70%;在19世纪末,德国,法国,美国以英国的制造业为样板,当时这些国家的人均收入是英国的60%-75%;20世纪60-80年代,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以日本的制造业为样板;他们的人均收入是日本的30%左右。同样,追赶型产业政策的失败,通常是因为该国试图以人均收入5倍或更高的国家的产业为学习样板。

为什么需要以那些快速发展、结构相似、收入稍高的国家的产业为追赶型产业政策的参考呢?林毅夫认为,拥有相似的要素禀赋结构的国家,也应有相似的比较优势。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国家,其产业发展总体符合于该国的比较优势。该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要素禀赋结构的变化,会导致某些产业丧失其比较优势。这些产业会成为后来者的潜在比较优势。

简单地说,先行者成功的、富有活力的产业发展为后来者提供了发展蓝图,后来者具有追赶的可能性,也有追赶的动力。政府对可能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有了初步了解以后,可以看看哪些产业国内的企业家已经自发进入,照理这些产业国内的要素生产成本会比作为参照系的国家低,但国内的企业为何还缺乏竞争力?主要的原因在于造成高交易费用的软硬基础设施的瓶颈,政府的责任则是帮助这些企业完善所需的软硬基础设施。

国际领先型产业政策

发展中国家和中等发达国家也会有一些产业已经处于国际领先,例如我国的家电、高铁等行业。

一个发达国家若要在现有的领先产业保持国际领先地位,必须进行自主的研发(基础科研和新产品新、技术的开发)。对基础知识的研究具有很大的外部性,需要国家通过对大学或相关科研机构的支持来进行,由于政府的资金有限,政府在对基础知识的研究上必须有所选择。对新产品、新技术的开发,通常在基础知识研究取得的成果基础上由企业来进行,企业成功的开发可以取得专利,政府对这类新产品的市场推广可以通过政府采购等政策来支持,这都是国家产业政策的一种表现形式。

发展中国家已经处于国际领先的产业若要维持国际领先,同样必须自己进行研发,政府必须在基础科研上给予支持,对开发出来的新技术新产品,政府同样可以利用采购、税收、标准等产业政策来支持。除此之外,政府还应当帮助这类企业开发国际新市场,占领国际市场份额。比如,中国的高铁、通信产业,都在政府的帮助下逐步占领新兴国家市场。

WechatIMG1250

中国高铁已经走出国门(图片来自网络)

转进型产业政策

转进型的产业政策,即随着要素禀赋结构变化、劳动力工资上涨,一些原来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失掉比较优势,针对这种产业而采取的产业政策。比如,原来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低,很多国际服装、箱包品牌都在中国代加工。但随着工资上涨,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已不如东南亚越南、柬埔寨等国低廉,因此这些品牌代加工基地就转移到了这些国家,中国的劳动力比较优势越来越不明显。

对这类转进型的产业,政府的政策一是让有能力的企业转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即研发、品牌、销售、渠道管理等;二是帮助加工企业将生产环节转移到其他收入和工资水平较低的国家;三是提供培训,帮助本地生产工人转移到其他行业就业。

变道超车型产业政策

随着科技的进步出现了一些新兴产业,产品的研发周期很短,以人力资本的投入为主。这类新兴产业给像中国这样拥有巨大科研力量和国内市场的国家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变道超车的机会,互联网、手机即属此类产业。

对这类变道超车型产业,政府应该创造条件支持具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抓住机遇,发展成为国际领先企业。具体的措施包括:建立孵化基地,支持创业、创新;鼓励风险投资;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帮助创新企业维护自身权益。

WechatIMG1251

中国手机在非洲市场广阔(图片来自网络)

国防安全和新兴战略型产业政策

国防安全和新兴战略型产业基本都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研发周期长,不确定因素较多,产品为国防安全和战略布局所必须。前者作为中国这样的大国不能依靠国外进口,必须自己生产;后者现在不进入,战略制高点都被发达国家的专利所占领,将来要购买专利会太贵,甚至要花钱也买不来,从动态来看成本比现在进入还高。

林毅夫认为,这类产业不是中国的比较优势所在,本土企业在完全竞争的市场中没有自生能力,在改革开放前,中国穷且经济规模小,发展这类产业的资金投入太大,只能靠各种价格扭曲的暗补和政府的直接计划配置资源的方式来发展。目前,中国已经是一个中等偏上收入的国家,经济规模为全世界第二位,并且是各种价格由市场决定的市场经济国家,对这类产业的支持可以由财政通过预算拨款或政府直接采购给予补贴。比如,航天技术、新材料、无线互联、光子通讯等都需要国家给予支持。国家目前已经采取共建军民融合基地、国家实验室等方式大力推进,发挥相关产业政策综合效力。(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智观天下工作室出品)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郭良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