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网 览潮网 > 教育 > 正文

打人岂是“古法”?教育要有教育的样子

时间:2017-11-08 09:02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作者:党报评论君


睡前聊一会儿,梦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党报评论君。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王勃的《滕王阁序》行云流水,大气磅礴,成为经典。而近日,就在滕王阁脚下,一个名为“豫章书院”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陷入了疑云:多名学生爆料曾在书院遭到虐待甚至选择自杀,校方则不断否认、辩解;也有家长手拉横幅力挺书院,却被指认是书院雇的托儿。

但无论如何,经有关部门调查证实,戒尺伤人,动用“龙鞭”,已被坐实。而“小黑屋”里长达七天的禁闭,更给孩子的心灵投上了阴影。有学生家长说“好孩子还会送到这里来吗”,无意中道出了真相。2014年,该书院增加了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转化的工作内容,俨然成为问题少年的“管教所”。很多家长把厌学、早恋、有网瘾的孩子送到学校来,希望借助外力让青春期的困惑“拨云见日”,没想到孩子所遭遇的竟是这样。

11.7-11.jpg

把所谓的“问题少年”送入类似的学校的家长,不少倒是笃信体罚的用处,或者至少认为这是无奈下的一种选择。过去,以电击治网瘾者曾走红一时,可为其证。对于孩子的不良行为,一些家长确实束手无策。不过,这并不能成为借口,让他们逃避教育责任,用高昂学费把重任转移给私人教育机构。要知道,他们对学校品质的失察,在教育环节的失责,或许也将失去孩子的信任和亲子的温情。如果说前不久网上热议的,考学生变成考家长,是学校与家庭教育界限不清;那么本次事件中的很多家长,倒是乐于当甩手掌柜,撇清责任。这反映出的是在大城市家长的“教育焦虑”之外,另一种不同的但同样难言健康的教育心态。

但对于豫章书院而言,更远远谈不上育人的责任。首当其冲的问题是,法律的红线不可逾越,暴力体罚、非法拘禁,本身已涉嫌违法犯罪。书院某教师认为,如果不管教这些年轻人,他们的将来难以想象。但如果教育方法,只是棍棒;育人目的,只是驯服,那么何谈人格的养成?院长大言不惭地认为,书院把社会问题放到了自己的身上。孩子的不良行为是不是社会问题另说,用一个问题去解决另一个问题,恐怕也只会带来更大的问题。何况,把网瘾当做疾病本是误解,禁止男女生接触等制度,就更缺乏根据了。说严重点,以戒尺、以耳光痛打学生,不仅违法,也丧失人性。

11.7-12.jpg

校方把这一套方式标榜为“古法教学”,但这不过是他们挂羊头卖狗肉而已。小黑屋逼仄的门上悬着的“圣域贤关”、“慎独凝神”,更是莫大讽刺。书院制本是中国古代教育史的珍贵遗产,书院构建了老师言传身教、打破学科限制的学习生活共同体,希望通过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方式去教授知识、启迪心灵。宋代大儒朱熹在《白鹿洞书院学规》指出书院应旨在“讲明义理,以修其身”,国学大师钱穆在《新亚书院学规》中希望学生能将求学、做人融通合一。正因为此,书院制才能成为现代大学教育改革的有益参考。而在豫章书院,山长和教官、国学教育和军事管理、仿古建筑和铁丝栅栏,中国的礼乐之教和日本的森田疗法,形成了一个怪异的组合。既不是“古法教学”,更谈不上传统文化,不过是少数无知者赚钱牟利的所在罢了。

而类似现象,绝非只有豫章书院。要继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就决不能让一些人打着传统文化的幌子招摇撞骗。现实中,所谓女德班、读经班,屡屡被爆出问题的。而如果对传统内容不加拣选照单全收,一味泥古而不与现代教育结合,也难言合理。教学缺乏系统,忽略精神内核;以非学历国学培训,代替正式的义务教育;将国学等同于鸡汤,甚至是“厚黑学”“权谋术”……凡此种种,不仅损害了传统文化,也让很多无辜的孩子成为牺牲品。据报道,网传的钢鞭已由豫章书院校长埋于孔子座下,不知主张教人以“文、行、忠、信”的圣人看到了,会作何感想。

这正是:古法教育不古,书院不再读书。打着莫名旗号,孩子饱受荼毒。

大家晚安!(文|石羚)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郭良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