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潮网 览潮网 > 曝光 > 正文

到基层“墩墩苗”,上海这样培养选拔年轻干部

时间:2017-06-30 08:32来源:新华社 作者:郝洪


5年后将有一半以上的市管干部退岗与退休,如果后续培养接不上,干部队伍将面临青黄不接——2012年底,一份调研报告摆到上海市主要领导案头:全市1900余名市管干部,平均年龄53.4岁,55岁以上的占50.6%,市管正职领导干部45岁以下的仅占3.6%。

彼时,上海正步入转型发展阵痛期,改革任务叠加,困难挑战不断,对好干部的需求尤为迫切。

翌年,上海将“加快在实践中培养选拔年轻干部”列为市委“一号课题”,分两批派出20个调研组,深入区县、机关、中央在沪单位、市属企业、高校、科研院所等180多家单位,面向基层、面向群众、面向实践发现和培养年轻干部。

如今,一大批有基层领导经验和实际开拓能力的年轻干部陆续进入重要岗位,成为上海改革发展主战场上的排头兵。

上海市委组织部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6年底,上海市共提拔各类年轻干部412人。全市市管干部中年龄在55岁以上的比例,从2013年的50.6%下降到目前的38.1%。

摸清底数,给年轻干部“画像”

“什么?已经有2000多跟帖了?”

听到电话那头报出的数字,管小军脑袋嗡的一下。

上一秒,刚从电视上看到辖区内两幢住宅楼楼顶碰到一起成了“楼亲亲”;下一秒,就接到媒体记者电话。

一时间舆情汹涌,居民闹着要上访,群体性事件一触即发。

这是2014年11月23日中午。管小军任浦东新区川沙新镇党委书记仅4个多月,突如其来的“楼亲亲”事件,像是特意要考验这位区里来的干部。

“70后”管小军职场一路顺畅,不到40岁就担任浦东新区发改委主任。没想到,2014年6月一纸任命,管小军被调到基层一线,人事关系、工资关系都跟了下去。能不能升上来,要看在基层干得怎么样。

让管小军的人生轨迹转了一个弯儿的,就是这场持续一年多的年轻干部大调研。

上海市委组织部干部陈波是亲历者,2013年7月至2014年1月脱产搞调研,先后在28家单位驻点,为近百名年轻干部“画像”,几乎每个单位都要蹲点一周时间。每位被调研的干部都有一本厚厚的“调研档案”,详述干部个性、工作风格和优缺点,力争让组织部门通过材料就能基本了解其适合做什么、能做什么。

大调研挖掘出了一批人才,也发现了年轻干部队伍的“硬伤”——缺乏基层工作经验。有些干部思考问题过于理想化,有些则太多官气,“口气比力气大”。

2013年到2014年,年轻干部大调研共提出了“三个一批”建议名单1122人,包括“近期提拔任用一批”“交流轮岗一批”“分类培养培训一批”。无论哪一批干部被提拔任用,都有一条硬杠杠——要有基层工作经历。

到基层“墩墩苗”,打破干部任用“内循环”

检测报告出炉,结论是两幢住宅楼结构安全。但大部分居民拒绝接受,网上质疑不断,炒房者乘机压价收购小区房屋。

管小军面临的问题,依然棘手。

再请市里权威机构第二次检测,初步结论仍是房子结构安全,不影响居住。

会议室大门一打开,记者话筒就伸到了管小军嘴边。他按照检测结论说了不少,但记者紧追不放,直到他吐出这句话:“目前我们判断是正常的。要听专家的,没有影响到主体结构安全。我是这个镇的党委书记,我对这个镇的老百姓安全负责。”

经此一役,管小军总结出两条:“基层工作要靠基层党组织、基层干部;老百姓对党组织还是很信任的,就看你在关键时刻敢不敢担当。”

2016年9月,管小军被提拔为浦东新区副区长,重新回到熟悉的区政府大楼。

2014年以来,上海搭建起全市年轻处级干部交流平台,组织3批市级机关干部与区县干部双向交流任职,促进形成干部资源“上下经常性流动”的良性循环,63名和管小军一样的处级干部交流任职。

和管小军不同,大调研彻底改变了王凌宇的职场走向。

当时,42岁的王凌宇是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党委书记,做了8年正处级干部,有着高校机关处室和院系领导多岗位工作经历,但“那也只是在高校系统内的评价,和地方上关系不大”。

大调研之后,王凌宇被交流到上海理工大学任党委副书记、副校长。两年后,他又被跨系统交流到地方政府机关,任青浦区副区长。

突破部门界限和领域归属,是此次大调研的亮点之一。“原来区县干部在区县选,部门的干部在部门选,即使有横向交流,推出去的也是各部门单位认为‘长点刺’的、资格老的。”上海市人大财经委主任委员潘志纯说。在年轻干部大调研中,他先后担任市垂直管理单位调研组、市政法系统调研组组长。

为激励被选任到基层一线、担纲改革重任的年轻干部,上海还首设改革“责任豁免”条款,解除干事创业后顾之忧。“改革创新未能实现预期目标,但有关单位和个人依照国家和本市有关规定决策、实施,且勤勉尽责、未牟取私利的,不作负面评价,依法免除相关责任。”

“有进有退”“优进绌退”,后备名单动态调整

随着年轻干部大调研开展,上海建立起市级机关和区县、乡镇干部双向交流平台,为年轻干部补上基层经历这一课,并派出4批36名年轻干部漂洋过海,到海外跨国公司海外总部实务培训锻炼。

大调研之初,上海重点关注“70后”年轻干部,这引发了部分干部的不理解,“年轻干部”这条线是不是画得过于死板了?事实上,在调研过程中,一些优秀的“60后”干部也进入了调研组的视野。

后备干部的名单并非一成不变。按照“有进有退”“优进绌退”的原则,组织部门对不适宜继续列入后备干部名单的实时动态调整,2016年上半年就调整了117人,同时新补充326人。

一些在调研中发现的问题也需寻找解决方案。专业性、研究型领导岗位是否需要基层经历?由于金融、国资等系统机关和企业间收入落差较大,机关干部想下去的多,企业干部想上来的少,如何实现体制内外双向流动?

“培养选拔干部的创新和探索是个不断完善的、动态的过程。深化改革创新发展,干部要转型,选拔干部的人也要转型。”潘志纯说。

对上海而言,这只是完善选人用人机制迈出的一大步,更广、更深的探索仍在继续。(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人民眼工作室 郝洪)

返回览潮网首页>>
(责任编辑:郭良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热点新闻